北海鱿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他的身躯虽然枯瘦,但却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仿佛能够撕裂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障碍。

两者对峙在山坡之上,坟地的寂静被即将爆发的战斗所打破。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衫,仿佛在诉说着这场生死之战的残酷。

徐福毫不畏惧地迈出一步,金色长戈在他手中舞动,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荒骷髅则发出一声狂笑,挥舞着巨刀向前冲去,他的目光中只有杀戮和毁灭。

战斗一触即发,金色长戈与巨大武士刀交错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

徐福身手矫健,宛如灵狐游走在战场之上,每一次出招都精准而狠辣;而荒骷髅则狂暴而无序,他的攻击虽然凶猛,却缺乏了技巧与策略。

血肉飞溅,剑光划破夜空,两人的战斗愈发激烈。

徐福冷静地抵御着荒骷髅的每一次攻击,他的眼中透露出一丝不屈与坚定;而荒骷髅却越加疯狂,他的身躯已经布满了伤痕,但却依然不知疲倦地挥舞着巨刀,仿佛要将一切都毁灭殆尽。

徐福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在翻涌,他稳稳站立在战场之上,目光平静而深邃,如同一潭深邃的湖水。

金色长戈在手中轻轻摇动,发出微弱的金光,仿佛在述说着它的主人是谁。

荒骷髅的眼中闪烁着一丝狂野的光芒,他挥舞着巨大的武士刀,咆哮着向徐福冲来。

坟地的寂静被战斗的呐喊声所打破,周围的鬼魂在默默注视着这场决战。

徐福迎着荒骷髅的冲击,身姿如同行云流水般灵动。他的脚步轻盈而稳健,每一次闪避都刚好避开了荒骷髅的攻击,仿佛预见了一切。

他的长戈舞动间,划破空气,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每一次挥舞都蕴含着毁灭一切的力量。

荒骷髅的攻击虽然狂暴,但却显得有些笨拙。

他的武士刀重而缓,每一次挥舞都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但却缺乏了灵活性与变化。

徐福轻松地闪过他的每一次攻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击,让荒骷髅不得不节节败退。

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人之间的空间仿佛成了一片混沌的战场。

荒骷髅发出低吼,狂怒地挥舞着武士刀,试图将徐福压制在原地。而徐福则神色依然冷静,他的攻击如同利刃般精准,每一次出击都是致命的打击。

徐福身姿一晃,化身为一道金色旋风,瞬间来到荒骷髅面前。

他手持长戈,刀光闪烁,一道金色的刀芒划破了空气,直奔荒骷髅的要害而去。

荒骷髅怒吼一声,挥刀抵挡,但却被徐福的攻击击退数步,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不禁闷哼一声。

荒骷髅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他再次挥起武士刀,发出一声震天的吼声,仿佛要将天地都撕裂开来。

他的攻击变得更加疯狂,每一次挥舞都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仿佛要将一切都化为尘埃。

徐福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他知道自己必须小心应对荒骷髅的攻击。

他手持长戈,身姿闪动,灵活地躲避着荒骷髅的每一次攻击,然后以雷霆之势反击,让荒骷髅不得不节节败退。

战斗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坟地之中残存的墓碑在战斗的冲击下纷纷倒塌,周围的树木被彻底毁坏。

但两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一切,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徐福感受到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的攻击也越来越凌厉。金色长戈舞动间,划破空气,发出一道道金色的刀芒,每一次攻击都是致命的打击。

而荒骷髅则变得越发疯狂,他的攻击变得更加狂暴,但却显得有些笨拙,每一次挥舞都被徐福轻松地躲避开来。

终于,在一次狂暴的冲击之下,徐福抓住了荒骷髅的破绽,他手持长戈,刀光闪烁,一道金色的刀芒划破了空气,直奔荒骷髅的要害而去。

荒骷髅惊恐地闪避,但却来不及躲避,他的身躯被重重击中,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倒地不起。

徐福站在战场之上,身姿依然挺拔,目光深邃而冷漠。他的手持金色长戈,散发着冷光。

荒骷髅的身躯突然开始膨胀,骨骼发出可怕的爆裂声,仿佛要将他的皮肉撑破一般。

他的四肢逐渐变得粗壮,皮肤变得坚硬如铁,然后从他的手臂上生长出了四只骨爪,锋利无比,闪耀着幽幽的寒光。

这些骨爪如同死神的镰刀,带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荒骷髅疯狂地挥舞着这些骨爪,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狂乱,仿佛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毁灭的欲望。

徐福感受到周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他警惕地盯着荒骷髅,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他手持金色长戈,身姿稳健而坚定,目光深邃而冷静,仿佛一座孤独的高山,不为外界所动摇。

荒骷髅发出一声狂笑,他挥舞着那四只骨爪,狂暴地向徐福袭来。

他的攻击速度之快令人目瞪口呆,每一次挥舞都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仿佛要将徐福彻底击溃。

徐福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他丝毫不畏惧荒骷髅的狂暴攻击,反而更加警惕。

他手持金色长戈,身姿灵活地躲避着荒骷髅的每一次攻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击,每一次出击都是致命的打击。

战斗再度进入白热化阶段,坟地的寂静被战斗的呐喊声所打破。

徐福的金色长戈闪烁着寒光,在他手中舞动,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每一次攻击都是精准而狠辣。

而荒骷髅则变得越发狂暴,他的攻击变得更加凶猛,每一次挥舞都带着无穷的杀意,仿佛要将一切都摧毁殆尽。

徐福感受到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的攻击也越来越凌厉。金色长戈舞动间,划破空气,发出一道道金色的刀芒,每一次攻击都是致命的打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