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

萧景南瞳孔猛地一缩,看一眼萧倩仪,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纸。

“倩倩,你怎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动——”

“我问你为何要查梁婠?”萧倩仪冷声打断,一字一句又问一遍。

萧景南眉眼低垂,思索着如何搪塞。

萧倩仪一把从萧景南手中夺回纸,“我让你查当日救治殿下之人,你说查不出来,结果你去查那个女——”

她骤然停下,缓缓低下头,眼睛盯着手里的纸:“萧景南,你别跟我说你查出来的就是这个女人?”

萧景南神色一凛:“不是,别瞎猜。”

“不是?我去问问殿下不就知道了。”萧倩仪看一眼坐着人抬脚就走。

萧景南身子向后一靠:“行,那你去问吧,顺便帮我带给殿下。”

萧倩仪定住,蹙起眉回头:“是殿下让你查的?”

“对。”

“他为何要让你让查?”

萧景南眉心一动,抬眸看她:“不知道,许是不想引人注意,毕竟,他们现在身份特殊。”

他心有不忍,面上不露半分:“倩倩,你也听过齐国大司马与玉蕊夫人的传言吧?”

萧倩仪脸色变了又变,死死攥紧手里的纸。

两军交战时,传言最盛,那时她闻之是嗤之以鼻,可连月来的相处,眼前的与那个传闻中为博宠姬一笑,搜罗天下奇花异草的大司马,根本是两个人。

萧景南摇头叹气:“我本不欲对你直说,可你既已发现,我也就不再瞒你,殿下心里只有梁氏,甚至为了梁氏,拒绝与我们联姻。”

萧倩仪倒抽一口气:“你说殿下是为了那个女人,才——”

萧景南点头:“对。”

“怎么可能,那女人背叛了他,扭头就做了齐君的昭仪,连孩子都有了,主上还命人——”

萧倩仪咬了咬唇,表情僵硬:“所以不是主上送的礼,而是他以主上名义送的?”

萧景南一愣,仍是点头:“是。”

萧倩仪红着眼睛,气恼地瞪他:“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她没给人说话的机会,丢下纸,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门砰的一声,被重重带上,萧景南低下头,瞧着案几上的纸,轻轻叹了口气。

月光映雪,院落里一点儿都不黑,就是出奇得冷。

方才还热热的眼眶,不过转瞬就被冻住,冷得像冰封的湖面。

萧倩仪胸口堵着一口气,闷闷走回住处。

一夜翻来覆去,半梦半醒。

清晨,萧倩仪顶着两个青眼窝坐起身,也没有往日那般神采飞扬,醒来先去院里耍一套剑法。

她有些烦躁地裹着布衾呆坐一会儿,然后游魂似的稀里糊涂地过完一上午。

直到下午才走出房门,时不时就有人从院门口经过,可过来过去,都不是想看到的那一个。

萧倩仪冲着一边的雪堆踹了一脚,踢得雪花飞扬。

更烦了。

府里不想待,她干脆换了身男装,只身出门。

洛安城繁华,萧倩仪沿街走着,两边商铺林立,四处都是叫卖声,有刚出笼热气腾腾的蒸饼,有晶莹剔透闻着就甜腻腻的糖人……

边走边瞧。

没什么能吸引人的,王府里无趣,大街上亦是无趣。

醉江月门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斋书阁zhai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