噀天为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花不落掐着点来到比赛场地时,已有一半的人提前进了剑冢。

他兴致缺缺,排在队伍最末,一边留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思索着两日前周灵玉对他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九伐仙尊都会收你为徒的。

可是为什么?就因为他唤醒了是非剑?

不对。

花不落回忆着吉沅当时的怒容,笃定地心想,只有段漱希望是非剑再度问世。

可若是吉沅与段漱意见不合,他又为何最终让出了一个参赛名额?

说明他赞同段漱的想法,却不认同对方的做法?

花不落的身体随着队伍的移动而往前走,思绪却卡在原地,迟迟找不到突破口。

如果按照他的直觉推断,要么是段漱抓住了吉沅的某个把柄,强制其为她开后门,要么是就是段漱利用某人或者某物威胁了对方。

还有一个更离谱的猜测,吉沅之所以发怒,也许只是因为段漱随意插手了他的择徒事宜。

花不落在心里默默将最后一个非直觉性的猜测划掉,跟着排在队伍末尾的最后三人,一起站在了剑冢入口。

其与剑阁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性质却截然不同。

顾名思义,剑冢,即是由一把把无主、无名之剑构成的坟陵,其早在千年前就自成一处秘境,且不受外界时间干扰,一直保持着古战场的景象。

后被太一山的祖师爷收入囊中,置于此地,供弟子们习武演练。

应吉沅的要求,每一位参赛者在进入剑冢前,都得摈弃自己原先的武器,并在其中寻找新的防身装备。

获胜条件也很简单,半个时辰内,第一位出秘境之人即为胜者,将被吉沅收为亲徒。

除了第一名外,余下在规定时间内出来的人也有资格拜入吉沅为师,只不过是作为外门弟子。

花不落回忆了一遍比赛规则,确定没有“不得互相残杀”这一条。

他望向排在他前头的三人,无一不卸下了挂在腰间的长剑,而后依次踏入了剑冢。

但其身上究竟保留了多少暗器,吉沅可不会一个一个地去搜。

哪怕参赛者仅有十六人。

花不落是个走后门的,因此,不仅没有人来搜他的暗器,甚至没有人来命他放下握在掌心的是非剑。

他也不欲藏着掖着,提着显眼的红剑,便踏入了传送阵中。

光芒一晃而过,未及睁眼,先感其风——瑟瑟且凄凄。

再放目远眺,竟是一片荒凉之景,草木萧疏。

光秃秃的山连着苍黄色的天,暗沉沉的世界罩着雪白色的人。

就像一群被放牧的羔羊。

参赛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竟谈笑风生,维持着竞争前的平和。

花不落却心念一动,悄悄远离了人群,并将黑布往自己肩上一披,转瞬变作了一件枯黄色的长袍。

兜帽一盖,完完整整地遮住了雪白色的弟子服。

花不落未上山,先一路西行,直至撞上一道透明的结界墙,他便开始沿着结界的边缘走。

未到半刻钟,一道奇异的钟声自天际敲响,暗红色的结界瞬间如碗般倒扣下来,笼罩了整个天地,向众人昭示着比赛的开始。

沿着结界走了大半圈的花不落感受得最清楚,这玩意不仅圈出了赛场,还在缓慢地朝一个方向收缩。

前三十分钟,花不落平常的走路速度比结界的收缩速度还快上一倍,因而他不慌不忙,还时不时地停下来,练练剑法。

看起来,倒像是他带着慢腾腾的结界前行。

一路上,花不落拎着是非剑,或刺向枯木,或斩向野草,或劈向硬石,若周遭无物,他便挽个剑花,摆出几道学过的剑式,权当复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