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八零成首富》最新章节。

“不会还是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都放在这位女同志的身上吧?”

“那不是贼喊捉贼吗?”

李大飞听她那么说,果然还有些心虚了。

他也是朝着后面移动了一下,还低着头,再抬头的时候,脸上也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我可不是什么贼,那人的确和我说话了,可我不认识他,他就是问我餐车的位置而已,我告诉他了以后,就离开了,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吧?”

苏绾看得出来他眼神里的慌张,所以走到了列车长的身边,凑到他耳边说了起来。

李大飞也想知道他们是在说什么,伸长了脖子,奈何现在魏泽明还发现了情况,也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让他根本就看不见那边的情况。

“同志,你这法子不错,”列车长对苏绾的意思很满意,朝着李大飞看去,“这位同志,你现在怀疑她,她也怀疑你,你们两人都是嫌疑人,所以我们打算先把你们扣押在休息室里。”

这可是让李大飞还有些不满了,“列车长,关我什么事情呀,我可什么都没有干。”

“你有没有做过什么,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列车长说道,“下一站就是向阳城,到时候火车在那边会停下来,我会亲自把你们送到相关部门去,让他们亲自来调查。”

李大飞说道:“这位女同志,就算不是你,你也没有必要还怀疑到我的身上吧,我们还是一节车厢的呢,你怀疑谁不好,为什么还要怀疑我呢。”

“刚才你不是也怀疑我吗,我怀疑你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都已经说了,让他们调查就行了,不是你我可以给你道歉的嘛,你何必还要把我也给牵扯进来,我刚才也是好心帮忙了的。”

苏绾见他这会儿还有些紧张呢,反而笑着说道:“同志,人家也没有说就是你嘛,我和你不是一样的吗,也会带进去的,到时候调查出来了,不是我们,不仅会放了我们,还会给我们单位送去奖状呢,就当是为了那些丢失的孩子,我们配合一下工作人员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李大飞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可想到这会儿列车长都已经那么说了,自己要是再解释的话,反而还会让他们引起误会了。

没办法,他也只好同意了。

“行吧,就当是为了孩子,我就配合你们,不就是去休息室吗,我现在就跟着你们去,反正也不是我,你们也不用在我这里费心思。”

李大飞嘴上那么说着,可心里还担心起来了。

真的要是被送到那些人的面前,到时候自己怕是也跑不掉的。

哎,早知道就不站出来出风头了,本来还想着靠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把事情安在苏绾那个女人身上呢,没想到这个女人一点不慌,反而还很淡定。

结果还真的把列车长他们都叫来了,这下好了,自己被抓了没有什么,他还在心里祈祷着,那些同伙小心一点儿,到了下个站的时候,赶紧地把孩子转移比较好。

进去休息室了以后,魏泽明也陪着苏绾的身边。

苏绾说道:“我可真是倒霉的体质了,祸从天上来呢。”

“哪里还有什么祸,这些都会让你变得更坚强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