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苦情女主不干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斋书阁zhaishuxs.com

孙希希当时也没跟张主任多讲,估摸后者应该是后来想明白了,终于把批件给签了。

孙希希看着晋升请示的呈批件,笑着跟段章道谢。

“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段章说。

旁边的赵春花,笑得跟她自己升副主任了一样:“我就知道,以希姐的本事,早晚得当领导!”用手拐碰了碰孙希希的,“是不是呀,领导?”

唐棠用力点头:“那肯定的,希希姐连着打倒了田横生和曾友良两个巨贪呢!”

虽说是意料中的事,要说孙希希不觉得开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妇联的工资对比同级部门来说,一向偏低。

赵春花小学学历只有19元,唐棠高中学历是28元,她大学学历也不过32元。

晋升副主任后,她一个月就能有46元了。

她之前用钱虽用得潇洒,那不过是因为穿书前当惯了暴发户,再加上从她那狗继父那里顺走的2100元,前未婚夫任锦年退还给她的400元,还有原主亲妈给的那500元,给了她底气。

现在月入46元,她一个没结婚,没家庭负担的单身女性完全可以愉快、放松地花销了。

段主任笑着问她:“都升职了,是不是得请客啊?”

她那意思也就是让孙希希在食堂点几个小炒,大家一起聚聚,替她热闹一下就算了。

可暴发户孙希希哪儿看得上食堂菜呀?

她右手指天:“走,请你们到县里吃一顿!”

赵春花和唐棠顿时欢呼起来。

……

作为一名老饕,孙希希早就把这个县里的餐馆都吃遍了。

她到财-政办缴了“公车有偿使用”的租车费,再凭财-政办出具的“公车有偿使用派车令”找上了田铁柱。

田铁柱收了“派车令”,就开着拖拉机把她们带到了县里。

她打发铁柱先回去,自己轻车熟路地带大家去了一家国营饭店。

饭店门口是张贴了“不准打骂顾客”的标语的,侧面印证这家的服务员们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里面的胖服务员屁-股都不抬一下,嗑着瓜子问孙希希:“又来了?这回吃什么?”

孙希希回了句:“火锅。”

赵春花讶异地拉着她,低声问:“希姐,你来吃过的?她对你挺客气啊。”

这些“八大员”脾气都大得很。

上回赵春花上百货店买衣服,成衣柜的营业员就把她晾了半小时,自己在那儿跟旁边柜的柜员聊天。

差点把她气得上去薅她头发!

可真要薅了,那人家就更不会卖给她了,只能忍着。

半小时后,那营业员才像是突然发现了她的存在,说了句:“哟,你还在呢?”

可希姐还真不一样,这么高档的饭店,她一进来,服务员就招呼她了……

孙希希莞尔:“办公室里大家都对我挺不错的,给我的帮助也挺大,我老早就想请你们吃一顿了。请客总不能请难吃的吧?这家是我专程打听过,也来踩过点的,绝对好吃。”

她三两句就把自己的嘴馋给圆过去了,又把大家给哄得更高兴了,一箭双雕。

她又介绍道:“这家饭店里的大厨,是川渝过来的,最擅长做的就是火锅。”

她说:“他炒料有一个特色,就是会根据当天的温度和湿度调整炒制的时间和火候。用的油也很有特色,是秘制处理过的牛油,配合炒料,食材就会有种浓郁厚重的香气。”

她怕她们吃不惯辣味,就点了鸳鸯锅。

又让大家根据自己的喜好,点了自己喜欢的各色荤素烫煮食材。

等锅底上场,哪怕食材还没端上来,那浓郁的辣香就已经捕获了人心。红油滚沸,把旁边的清汤衬得黯然无色。

唐棠不擅吃辣,光闻那味儿就被辣得咳了起来。

孙希希还劝她:“吃不了辣别勉强,你吃清汤的就行。”

食材端上来后,她首先演示了火锅中的灵魂菜品牛毛肚的烫法。

她拿筷子夹了一片鲜毛肚,往锅里涮,解说:“烫这个,就得七上八下。看,一、二、三……七、八,好,熟了!”

把那烫好的毛肚,往添满了香菜的火锅蘸料里一蘸,再夹起往嘴里一塞。哪怕她是闭着嘴嚼的,轻脆的嚼食声依然清晰地传了出来。

再配合她脸上怡然陶醉的表情,旁边三人都忍不住口中生津。

她吞下毛肚,继续介绍说:“这种火锅都是要放老油的,就像卤味里必放老卤汁一样,不放就没有风味,没有那种味道的层次感。”

她说:“老油里面连牛油的选择都是有讲究的,必须得选牛后腿接近牛屁股的肥膘来炼油。炼油炼老了,牛油香就散了;炼得生,那膻味就除不掉。特别考功夫。”

赵春花吞了口唾沫,崇拜地道:“希姐,你咋啥都知道?”

唐棠问:“你是不是祖上是四川人呐?”

孙希希又烫了根鸭肠:“不要这么肤浅地讨论嘛,美食是可以跨越地域和文化的。”

段章已经夹起块毛肚七上八下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幺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