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

江沅横握着匕首又朝自己的脖颈处收拢了分毫,仰着下巴乜着他,目光坚决地近乎执拗。

“赵凌煜!难道真要让我死在你面前,你才肯放过他们吗?”

乌云遮天蔽日、狂风呼啸更甚,如刀割般犀利,搜刮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令人心生恐惧。

可“玉面阎王”听了江沅的“威胁”,依旧不为所动,只清隽的眉眼轻蹙几番,神色依旧平静。

“江沅!有话好好说,此事关血统一类的大事绝非儿戏。”

赵凌煜屹立在风卷残云中,负手冲江沅淡淡道。

见“玉面阎王”面无丝毫动容,江沅绝望地闭了闭眼,毫不犹豫地将匕首移向自己的心脏处,狠狠地刺了进去。

“不!”

赵凌煜眉眼陡然显了惊恐,一个箭步飞身向前,双足腾空轻踏,转瞬间便上了鹿台,失态地单膝跪在江沅跟前。

“…别过来!”

江沅勉强调足了全身的力气阻拦他再靠近,那被刺伤的心口鲜血汩汩下坠,挫骨的痛瞬间袭遍全身。

“江沅!你这是要做甚?我放了她们就是,你又何必真要自残呢?”

赵凌煜这回是真的慌了,他痛苦地蹙着眉心,眼底尽是心疼。

江沅苦笑摇头,一手扶着匕首,一手踉跄拽起李纤云。

“江沅你…!”

李纤云抖着手,反搀扶着江沅让她靠在柱子上喘息。她惊恐地望着江沅,没想到江沅救自己的方法竟是真的要伤害自己。

此时的江沅已被剜心的痛逐渐抽走了力气,苍白的脸依旧勉力展笑,冲着李纤云低声再道。

“待会离开这里,往南走出朝阳宫,一路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拦你…到了正阳门你会看见苏和静,她一直带你到安全的地方…”

李纤云吓得杏眼圆睁,不顾大颗泪水肆意流淌,颤着声、魂不归体地问道。

“江沅…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苏和静…她不是死了吗?你…你…也不随我一道离开吗?”

少女失血过多,不支地慢慢瘫坐在地上,歪头看向李纤云身后的赵凌煜,冲他勾起唇角,绝美的笑牵着眼眸、瞬间调了晶亮,倒映着“阎王”绝望失了血色的俊脸。

“放了李纤云,我随你走!怎么样?”

“好好!都依你,只要你别再伤了自己。”

赵凌煜轻脚再往前跪走了一步,怕刺激到了江沅,又温声私语,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少女的所有的要求。

看着李纤云被“请”下去,并且朝着自己的既定的方向离去,江沅这才眉眼松快了些。

就让自己临死之际,再最后为他人做了一件好事。

一个晃神,江沅才发现赵凌煜早已来到自己身边,从怀里抽出绢帕摁在心间,那莹润月白的绸缎瞬间被鲜红染了朵朵啼血花…

江沅嫌恶地用满是鲜血的手抽掉“血帕”,扔出鹿台。风一吹,“血帕”犹如无线的风筝孤零地荡在空中,甚是可怜可叹。

“你别碰我!你我之间今日便做个了结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