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瑶认出了李絮身上的衣裳,很快,又因为他同李盈相似的容貌辨识出了他的身份。

最开始她还有些不可思议。

这等紧要关头,柳玄清出现在这里好像还合理些,可这位三皇子同柳氏合作,必然打算趁此机会夺位,如何还有心思来女眷这边耀武扬威?

难道不该谨慎再谨慎,生怕中间出什么岔子才对吗?

不过很快,谢瑶又想起这位三皇子在她有限的消息里是个什么形象。

——因为是三皇子,所以做出这样轻浮大意的事,好像也没那么不可思议了。

李絮是专程来找谢瑶“报仇”的。不过当他来了之后才发现,谢瑶眼下压根不需要找,人堆里面站着的那唯一一个,就是谢瑶。

意外之余,他很快又有些不以为意。

被他那眼瞎心盲的父皇宠得不知天高地厚罢了,眼下都什么时候了还上赶着出风头,可见谢瑶是个蠢的。

他哪里知晓,谢瑶之所以敢起身,是因为萧时瑾在入宫前就告知过她,不会有事。

临行前,他还放了个簇新的荷包在她手中。方才她打开看过,里头只有一张字条。

“额角眉边有印者可信。”

至于什么印,她方才打量柳玄清时,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他身侧的银甲禁军。

有一人侧身时,外面的天光打到面上,有那么一瞬间,谢瑶捕捉到了那额角透明似的圆印。

圆印浅淡,若非她刻意观察,又目力过人,怕是要以为是光线的缘故。

如今,谢瑶虽然不知萧时瑾作为大理寺卿到底做了多少和本职无关的“公务”,却也确定他暗中布置的一切应当没出岔子。面对李絮,自然不至于失去底气。

她性情如此,做得过分些也不会惹人怀疑。反而过于柔弱,倒是会露出破绽了。

李絮几步进来,看都没看柳玄清一眼,自然也没能注意到柳玄清看着他背影经过时眸中一闪而过的嫌恶。

自诩清流文人,最厌恶如三皇子这般拈花惹草、胸无大志的蠢货。

可惜李絮没回头,他连周围各色各样的目光都一概不顾。径直朝着谢瑶走去。

“平阳,”他扬起唇,仿佛已然握住了年少时打在身上的金丝软鞭,目光也从谢瑶空无一物的腰间一闪而过,心中更多了一分奇异的安定,“几月未见,你居然还是要这样占尽风头。”

他指的是她在一众人中独独站起。

谢瑶任他打量,也笑:“是啊,不过没三殿下风头过人,这衣裳上,怎么还偷偷多绣了一条五爪金龙呢?”

此言一出,举目望去,果然又是一片震惊之色。

毕竟是弑父夺位,主事的还是母妃和舅父,李絮被护得太好,只待坐享其成,尚还有一分难以言说的羞耻未曾散尽。听闻谢瑶的话,面色顿时僵硬一瞬。

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自己如今地位不同,便收起那分最后的羞耻,坦然道:“光天化日,何须‘偷偷’?平阳,你也是受天家恩惠的人,更当知晓君臣有别,怎么能这样说话?”

“恩惠王府和国公府的是圣上,又不是三殿下你,”谢瑶奇怪,“三殿下穿着五爪的龙袍匆匆跑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带你走。”他舔了下唇,几乎压抑不住眼底的兴奋,面上却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宣政殿正在议事。听闻晋国公与世子不久前触怒父皇,如今危在旦夕。你刚嫁入不久,同萧家关系尚浅,看在年少相识的份上,本殿下愿意带你免除此难。”

谢瑶忽然觉得有些意思,目光微动:“可是千金宴还未散……”

“自有本殿下同母后阐明缘由。”李絮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若非时机不对,谢瑶真想拍手叫好了。

他气势汹汹过来,一副要提刀砍了她出气的样子,不会真觉得这么说几句她就信了吧?

人蠢到李絮这个份上,大抵是没得救的。

柳玄清捏着手上的扳指,看着谢瑶仿佛犹豫片刻,却在环顾四周后,终于认识到了如今的处境似的,终于矜傲地点了头。

……罢了,来日方长。

他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正暗自得意的三皇子身上掠过,扯了扯唇角,吩咐身边人:“事情紧急,请王夫人同王七娘子速速去寻王大人。”

几位银甲的兵士应了声,很快制住了王夫人和王七娘子,带着二人往前头的宣政殿去。

柳玄清也行礼告辞,目光在已然准备离席的谢瑶身上一扫而过,还不忘对惊扰了殿内娇客致歉,倒是礼数周全。

王夫人面色青白,她宁死也不愿成为旁人威胁夫君的把柄,可王七娘子却频频回头,担忧地暗示她再等等。

王七娘子看到她们身后,谢瑶也跟着三皇子出了大殿,更是连连冲着母亲摇头。

两人很快被带走。

李絮始终还是没有面上那样放心,很快就从两侧跑来了两个佩刀的侍卫。谢瑶却没看两个侍卫,状似无意地问:“王七娘子这是要去哪儿?”

她明知故问,李絮不耐烦:“自然是宣政殿。”

“原是如此。那柳郎君也是去宣政殿?”

“那是自然……”李絮回答她,话说一半才忽然停下。

等等,柳相说父皇今日必死无疑,要及时出面主持大局稳住朝臣。他没这个本事,只能拜托柳相。可柳玄清为什么也要在宣政殿?

什么情况下,子孙也要参与安抚朝臣?

李絮这才意识到了事情似乎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