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青底素纹墙纸搭配书法字样的窗帘。超长的书桌连着一体的七层书架,年代久远的百科全书,当年用过的习题书本,买来的漫画杂志……这些书籍现在的沈延卿已经很少去翻动。

就像把流逝岁月的一部分切割,停驻凝结。每每看到,便能从中寻觅到沈延卿这个人从男孩到少年,最后变成青年来二十年间成长的痕迹。

橘猫先生用手臂垫着脸颊,趴在这张书桌上,空出来的“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放置于桌面一角的初代思维交互机甲[庚辰]模型。

‘完全是一只饲主不在,用逗猫棒自娱自乐的猫。’——沈延卿结束谈话回房间看自己百无聊赖的男朋友,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这样的念头。

从各种角度说,人类饲主的想法并没错,只不过要是直白的说出来,好像有那么一丢丢地不礼貌。

沈延卿咽下不礼貌的念头,走到橘猫先生身后撑住椅背。

“好慢哦,卿卿。”他扬起头用脸颊在青年手心轻轻蹭了蹭。

柔软的发丝也跟着划过指尖。

“抱歉啊,橘猫先生。”让猫咪等待很久,怎么想都是饲主的错啊,不过…沈延卿还是有些话要说:“你爪子下面的模型,是我以前在这间屋里最喜欢的东西。”

“诶~最喜欢啊。”恶劣猫猫非但没有松开爪,还用食指按着手办顶端,大拇指一拨——精美好像艺术品似的机甲手办,转的像个陀螺——猫猫精准捕捉饲主话语中未尽的意思,带着点得意的,笑眯眯地问道:“那现在呢。”

他仰着头,漂亮的眼睛里好像盛着小星星,沈延卿沉默着情不自禁弯下腰,又停在一个几乎快要接吻的距离——

“秘密。”

人类饲主也有坏心眼的时候呢。

猫猫睁大眼睛,随后轻轻哼了一声:“幼稚。”

表现的超幼稚的橘猫先生居然说他幼稚,沈延卿笑了。

“和橘猫先生相比,我幼稚些也正常吧。”

什么意思哦,怎么能说小猫咪年纪大呢。

猫猫哼唧着还想反驳些什么,于是沈延卿低头,亲吻他的睫毛,可爱的鼻尖,脸颊,最后你追我躲似的咬了泛着光泽看上去就很好亲的嘴唇。在交换亲吻空隙,搂住自家的猫猫提议道:“橘猫先生,去床上我给你做个护理吧。”

猫猫的眼睛一下子就深幽了。故作矜持了一秒钟,转到床上速度沈延卿都没有捕捉到。

他坐好了,动作潇洒地拍拍旁边的床铺。

帅气猫猫向你投来期待的眼神.jpg

沈延卿觉得自己猫猫可能误会点什么,但沈延卿没说。

人类饲主不动声色地开启自己的猫咪护理大业。

怎样护理一只超大号猫咪呢?

首先,你要定期梳理猫咪的毛发,木质的梳子穿插雪白的发丝,饲主享受猫咪毛发顺滑而手软的手感,也能促进猫猫的血液循环。

其次,用热乎乎的毛巾覆盖住猫咪霜雪似地睫毛和亮晶晶地金色眼瞳,按下猫咪不老实的爪子,然后用棉棒擦拭猫咪的耳朵,

到了第三步,如果手法得当的话,你已经得到软绵绵地一滩大猫,可以使用专业的猫咪指甲剪,为猫咪修剪指甲。

“不需要收起来吗?都是超稀有的灵性材料,自然消散有点浪费哦。”

学到了橘猫先生,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妙用吗。

“当然啊,这可是能放下部分本我,拥有五感,还能自动修复的杰作,哼哼,老子可是四万八千界炼金术的巅峰!”

大猫超级得意且自信的说道。

可惜沈延卿不是炼金术士,守墓人的记忆力关于炼金术的了解也不算深入。那些“超稀有材料”还是和过去梳下的猫猫球一样进了垃圾桶。

接下来,当然是给猫咪的涂上保湿乳,一点点在鼻尖,大猫超可爱的皱了皱鼻子,修长的手指被精心护理变得好像更加光洁柔软。

最后的最后,在猫猫“哇”的时候,给他涂上没有色彩的唇膏,然后就能得到黏糊糊的大猫一个带着浅淡桃子味道的亲吻。

大猫猫被伺候的懒洋洋,有点不死心地追问:“结束了?”

“结束了哦。”

“欸——”他拖着长音,抓着沈延卿的手放到自己腹肌上:“好像吃的有点多哦。”

“橘猫先生你该知道的,我房间就在父母房间的正上方。”

所以,收起那些有颜色的念头吧,最基本的节操沈延卿还是有的。

猫猫超遗憾的叹了口气,他躺了一会伸手戳戳在收拾东西的人类:“谈得怎么样啊?”

“还好。”沈延卿停顿一下,他回忆起刚才书房发生的对话:“他们并不能替我们过我们的人生。”

所以,尊重沈延卿和沈云曦做出的决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