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山河瞧着李玉梅,这女人真是憨的可怜又可爱。

“免费给他们的,哪来的那么多矫情。”把碗里最后一口饭扒拉到嘴里,他又道,“吃完了饭,把冷面做出来盛到大盆里,然后搬到巷子口的那棵大树底下,谁想吃谁盛。”

苏婉和李玉梅互看了一眼,觉得这法子行。

吃完饭,她俩就把冷面做了出来,盛到了过年炸菜丸子时才能用得上的大铁盆里。

满满一盆,上面撒了些黄瓜丝和香肠丝,煎蛋什么的太贵,就没放,为了照顾个人口味的不同,苏婉还拎了半碗的辣椒油出去,谁愿意吃辣,就加点,不愿意吃辣的就不加。

赵山河把矮脚桌子往巷子口的大树底下一放,置上冷面后,就回屋了。

不到一个小时,盆里被分的连一滴冷面汤都不剩,就连苏婉拿出来的半碗辣椒油都被人分的干干净净。

收了铁盆,赵山河苏婉还有颜颜一起送李玉梅回了家。

等回来了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路上行人色色,些许微风吹着,倒有几分凉爽。

街道旁,时不时就有几个摊贩叫卖。

“大兄弟,买几个男士的大裤头不,纯棉的,正经南方货,下水洗一点不掉色,掉色你给大姐拿回来,大姐包赔。”

“女士裤头也有,还有娃娃穿的,看看不,大妹子,哎,别走啊,大晚上的,大姐给你便宜点!”

中年妇女手里拿着蒲扇,嘴里还潇洒的叼着烟卷,颇有兴致的叫卖着。

她的地摊十分简单,就设在路牙子上,一张花布铺在地上,一把手电筒在旁边照亮,各色的男女内衣内裤纷乱的摆着。

这个时间,出来闲逛遛弯的人也不少,谈恋爱的男女青年更是不在少数,羞涩着脸,等四下无人的时候,才敢勾一勾手指。

赵山河不禁感叹,这个时候的人真是单纯啊,拉个手都要脸红半天。

“买两个?”赵山河看着苏婉。

苏婉一皱眉,“家里的裤头还不够你穿吗?”

赵山河一笑,“有几次晚上……你的都被我扯坏了,我寻思给你多买两条备着。”

闻言,苏婉脸一红。

这男人,夜里总是猴急猴急的,就跟那耗子闻见油香似得,自己的裤头何止被他扯坏了两条,那是被他扯坏了很多很多条。

以前日子穷的时候,缝缝补补的也就将就着穿了,现在有钱了,倒也不在乎了。

“小声些,羞死人了。”苏婉轻嗔道。

赵山河脸皮可够厚,掏出钱,朝着卖裤头的中年妇女道:“大姐,你看看我媳妇儿穿什么码的,给拿两条!”

他把苏婉推了出去,还把苏婉的上衣往上拉了拉,露出了浑圆的屁股。

苏婉顿时觉得像被人看光了般,羞得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这男人……

大大咧咧的,活像个粗钻头,也不管有没有缝隙,硬着就要往里面钻。

那股子猛劲儿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中年妇女掐灭了烟卷,瞧了瞧苏婉的身材,“大妹子,羞什么,你男人这么惦记你,你应该高兴才对。”

翻了翻地摊上的女士裤头,中年妇女挑了两条粉色的纯棉内裤,“这是新来的货,穿着可俊了,大姐给你便宜,两条给我5毛钱就行,够便宜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1988老婆我浪子回头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