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

烟霞曜曜,横在少年的脖颈上,浸出一线血丝。

暖色的霞光在整个大堂内流淌。

比之烟霞更惹人注目的反倒是——

青宁歪头,看向刚出声的宗红玉:“救命恩人?”

此时并不便透露过多,宗红玉点点头,她的眼睛亮起来,不知为何,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渡劫……救命……就是这样啦。”

瞧,她与青宁也是(单方面的)生死之交了,虽不至像同门那样亲密,也比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好上许多。

而且在救命恩情的名义下,她要帮助青宁什么的也方便许多,总不至于再遮遮掩掩。

况且以她在浮光宗所见,青宁的处境实在不算很好,有了合欢宗宗主女儿的救命恩人这一身份,无论别人想要做什么说什么,都要顾及一些。

宗红玉又想到这个小鬼对青宁突如其来的热情,冒出一个诡异但又合理的想法:该不会这小鬼也是为青宁所救吧?

毕竟青宁救她的时候好似也只是顺手而为,甚至她自己都已经不记得这件事。

且她那时也不过十岁出头的样子,十余年时间,能力增长又救下许多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果不其然,少年仿若没有注意到脖子上横着的烟霞,亦好似没注意到脆弱的脖颈已被割伤,他想要向前一步,却被身后的女子拉回。

“我也是被姐姐救下性命的人啊。”

他的语气甜蜜蜜,像是捧着至毒的蜜果,转而又变成吐着信子的鲜艳毒蛇。

“苍执明那个蠢货,看样子连恩人都认错了,哈哈哈哈。”

少年花枝乱颤地笑弯了腰,他抹掉笑出的泪水,吐出冰冷的评价。

“当真愚蠢。”

此处是窃玉阁的大堂,青宁询问小二:“可有空余房间,我们解决一点私事。”

小二求之不得,这些人在大堂处起了冲突,确会吸引人,但却只些是看热闹之人,挡了他人做交易的路子。

窃玉阁并非只能易物,亦有拍卖、饮食、住宿等场所。

最不缺的便是空置的房间。

虽说少主也在,却不能看在少主的面子上免单,这是窃玉阁的规定,任一掌权人都不得免单,至于报销等流程,那便与他无关了。

“只是需要些许费用。”虽说眼前人看上去就是不差钱的主儿,小二还是事先提醒一下,亦不乏有不差钱但是花费超出预期后恼羞成怒之人。

“理应如此。”青宁点点头,对殷雪重道,“把烟霞收起吧。”

烟霞本就是上古神剑之一,未出鞘时,殷雪重看上也只是一个阴戾的艳丽少年,并不无害,但看上去也绝不能焚天灭地;烟霞出鞘后,殷雪重便是一把饮尽人鲜血的妖刀,连看一眼都是灼伤人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