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内上百名官员安静如鸡,只能听见一个人的声音。

“孙御史收授贿赂高达十万两白银,还强抢良家妇女。

皇上,此人绝不可轻饶!”

东方唯看向下首的裴澈,手里是他弹劾督查院孙大人的折子,里面详细誊抄了孙兴茂的受贿记录,还有其他良家妇女的证词,可以说是人证物证俱全了。

办事周全,滴水不漏,这个裴澈自从上任到现在还从未让他失望过。

孙兴茂被低自己一品的裴澈弹劾又羞又怒!

不知道他是从哪找来的证据,还已经交到了皇上手里!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他和裴澈共事了这么久,也知道这厮一贯的作风是将证据全部收集完整才抓人。

所以刚刚听到他弹劾自己的时候,就知道这回可能是要栽了!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想这么快就放弃,哪怕自己要死也得咬下他一块肉来!

“裴澈!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皇上面前胡说八道?

还本官强抢良家妇女?全京城都知道你爹一把年纪了还上花楼找女人!

个为老不尊的货,你自己都家风不正!凭什么来说我?”

裴澈转过头对上孙兴茂的视线,目光幽深了几分,看起来却依旧冷静,

“孙大人这话说的不对。

我娘早去了,我爹如今和那位姑娘是真心相悦的,还给她赎了身准备纳回家。

大人不能因为人家女子的出身不好就给我爹扣这样的帽子啊。”

“你!”

孙兴茂怎么都没想到裴澈竟然直接认了!

他但凡要是否认一句,他便是想尽办法也会拆穿他,到时候裴澈就是欺瞒圣上!怎么着也落不得好儿!

没想到他竟然直接认了!还大放厥词,说什么他爹跟那妓子是真心相悦,要纳回家!??

他呸!那妓子不过就是他当时随便找来做戏的!

东方唯看腻了孙兴茂的脸色,大手一挥,让人将他拖下去了。

裴澈见状直接叩首,然后淡定的回到了队伍后面。

肖桓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抿着嘴面色遗憾,又没轮到他张口。

阿衡那丫头还说让他多看顾着些裴澈。。。

那小子哪儿需要他看啊?甚至他都觉得这位跟明煦有点儿像了!

动不动就搞走几个官员,还每次都能做到证据确凿!

虽然说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

可是就他这势头,他都不敢往上凑,到现在他也没跟这位新锐说过几句话。

因为那裴澈怎么看都跟阿衡嘴里那个柔弱不能自理,容易被人欺负的穷书生搭不上关系!

那张脸看着文文弱弱的,唇枪舌战起来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哪轮得到他出场啊?

他还是好好管理他的户部吧!顺便回去再自查一下手下的人,要是有问题的他自己先处理了。。。别让那位捏住什么把柄。

裴澈下朝以后就到都察院去上值了。

如今除了他们都察院的最高长官以外,其他人都对裴澈避之不及。

虽说这次确实是孙兴茂的问题,但是总感觉这位可能跟他们都察院犯冲?

裴澈刚被皇上指过来,前任上司就被罢免了!

今日更是直接弹劾了比自己还高一个品级的孙大人,而且他好像还是那次科举舞弊案后才上来的。。。

可能真有点儿说法!

裴澈却没管那么多,只是干好了自己的事情,到点就下值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苟在将军府》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