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四度,面具男再次现身。

众人措手不及乱作一团,身边甚至都没有像样的法器防身,甩出去的黄符也似无用废纸一张,剩余几人顿觉不妙连忙退回住院部叫支援。

结果——

对方踹飞了几个压着黎行的天师又走了!?就好像碰巧路过此地,连狗都要挨顿打。

恍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简直是把巴掌拍在他们天师脸上。徐三白脸色更差了,当即命人去追。

“追什么追?你们追得过人家么!”吕方总在关键时刻出来救场,环视四周一声令下:“还不赶紧带受伤的人去治疗。”

其他人不敢耽误,扶起倒在灌木丛里的几位立即去往隔壁就诊大厅。

安顿完伤者,吕方转身看向徐三白,语气明显冷了下去,“既然受伤了就好好养着,还嫌乱子不够多么!”

“师兄,黎行他……”

“那天晚上若非我及时赶到,黎行就要惨遭对方毒手了。”徐三白话没说完,吕方开口打断:“是不是非得他死了才能打消你的疑虑?”

吕方是他们这一行人中年纪最长,地位也最高的三品天师,徐三白纵有不满也不敢当着他的面放肆,但还是对黎行颇有微词,“他来干什么。”

“是我叫他来的。”吕方甩手越过他走到黎行面前,瞥向后方意有所指,“你们倒好,一歇全歇了,总得有人做事不是?黎行,我们进去说。”

“是,师兄。”黎行笑着应答。

路过徐三白特地蹙着眉对他表示同情,无声说了句“真遗憾”,气得对方脑仁儿突突疼,等这两人进去后怒问身边的天师:“最近又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是失踪。”

“失踪找警察,与我们何干?”

身边人摇头,这事具体的他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既然找上他们,应该不是普通失踪案件。

这么浅显的道理,徐三白不可能不明白,说到底还是被女僵尸的事冲昏头脑。也难怪,文物保护局那边一直在催,可现在别说把僵尸送过去,抓都很难抓到。

这项任务很大可能是要废了,为此付出的人力财力以及心血也将付诸一炬,换成谁都难免心痛。

“徐三白还是太急躁了。”回到住院部三楼,吕方叹了口长气。

他这话黎行不大赞同:“急地乱咬人是吧。”

“我倒觉得也不完全是,至少方才大家可都看到了。你一出事,对方就来帮忙。”吕方轻声疑道:“你真不认识那个戴面具的?”

“师兄,怎么连你也?上回在农业园区可是他把我打成那样的啊。”黎行也看不懂面具男今晚的举动,但他确定不认识对方。

“行了,这个另说吧。”认不认识的,吕方暂时也分不出心神多管,目前来看至少不完全算是敌人,这就够了,“说说眼下的事。那女孩的父亲真的失踪了?”

“她是这么说的。”黎行回归正题:“白天我到这女孩父亲任职的公司问过,公司里的人也说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班了,电话联系不上,目前公司和家人都已经报警,警察受理是受理,碍于并非是在藤州失踪,跨城调查有点难度,而且我查到最近失踪的不止这女孩父亲一人。”

“都是去巫州后失踪的?”吕方问。

黎行点点头,“巫州下弦镇,是那个女孩老家,据她说,她父亲是回家以后失去联系的。”

“下弦镇不是早在十年前就废弃了,十年前……”吕方皱紧眉头喃喃,倏地想到什么,“十年前,天雷!”

“什么天雷?”

“你不知道,你——”十年前,黎行还被困在他哥的实验室里对外界毫无所知。吕方止住话头,缓缓向他道来:“十年前,神州大地突然落下几道震天动地的响雷。便是自那之后,滋生出了许多诡异之事,妖鬼数量急剧增多,业内后来将这个招致祸端的响雷称为应劫天雷。”

吕方来回踱步:“天雷是十年前落下的,下弦镇又恰好在十年前废弃,这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必然联系。”

“看来是非去不可了。”黎行原想带上季夏,如今一听就有危险,还是算了。

只是这样一来,想要重新追回季夏,希望更加渺茫。黎行抱着头,手指插进发缝用力揪着,工作和季夏,丢了哪个他的心都好痛。

“师兄,这件事结束后我要请个长假。”

“还没去呢就想着放假了?”

黎行无奈自嘲:“得把我男朋友追回来啊。”

吕方:“……”

这两天倒是有耳闻他被甩了,还以为是钟时琴造他谣,原来是真的。

“行,给你放个假,反正你这么久也一直没歇过。”说罢,吕方又想起来,“再找个人跟你一起去。”

黎行:“先说好了,不要钟时琴啊,尽拖后腿。”

大喇叭播报他的事还没找他算账呢。

“你放心,就算你不提我也不会让他去的,青州那边有几家需要超度的,我刚把他赶过去。”巫州方面不确定性因素极大,吕方也不会派个经验不足的去。

黎行:“那你派谁?”

“安怀。”

“安师兄!”黎行陡然拔高音调,“安师兄身体还没恢复呢!”

“差不多了,也该起来活动活动,老躺在医院算怎么回事?”吕方打算暂时先派他们两人去探探情况,之后再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物种不同怎么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