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

小雨逐渐变大,随后闪起了闪电。

灰黑色的浓雾在夜晚消弭不散,闪电也只能略微的穿透雾层,白光闪进屋子,楚时煦微微眯眼,看见了屋子内全部的布置。

四个字,乱七八糟。

不管是客厅还是卧室,啤酒瓶滚的到处都是。床底塞着一堆臭烘烘的袜子,上衣裤子扔的满地都是,书桌上的灰尘也激了厚厚一层,四处都散发着一股氤氲起来的苦臭味。

——那像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启空气净化器,雾气和屋内的潮气结合散发出来的味道。

怎么看,都不像是安允南这种跟上市公司老总谈恋爱的人该住的地方。

楚时煦对安家有所了解,雾气污染影响了一切实体行业,这家老牌实体企业自然首当其冲。四年前他们就想加入毒雾科技领域,为此找上了楚家。

楚父楚母因为背地里是跟政府合作的缘故,不能贸然接受外界企业企图‘分一杯羹’的请求,即便安家愿意用自家的实体换这个机会。

随后安家自己组建了研究院,就跟市面上那些中小公司一样——安允南就是其中的一名普通研究员。安家人数众多,亲戚关系错综复杂,又是百年世家,因此极其看重‘正统血脉’,安允南一个私生子自然是上不了台面——他的母亲不过是安父的第n房姨太太。

楚时煦不知道安允南在当私生子的这些年里究竟遭遇了多少恶意,才会让他心理变得如此扭曲,甚至敢和贺礼一起算计楚家。当年知道消息,狂奔向楚家公司的他只看见了那一场自焚的大火。

而贺礼和安允南都在现场。

贺礼是厌弃的望着他,而安允南则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没错——笑容。

那甜蜜的、恶毒的、燃烧着淋漓鲜血的笑意,成了楚时煦在牢狱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每每从梦中惊醒,他都恨不得生啖其肉,生挖其骨,为此楚时煦才拼了命的减刑,成功在今年出狱。

想到虞南刚才的表现,楚时煦更加肯定安允南是一个极其擅长表演的小人,为了钱不择手段,而贺礼蛇鼠一窝,为了防着他的报复,甚至私下里学了些格斗技术,然而这一个月以来,他从来没发现他有过任何训练。

防盗门喀拉一声开了,虞南提着晚间超市的菜回来了,因为雨越下越大,他那一柄小伞已经没有作用,身上还是浇了个湿透。

他的肤色极其的白,衬衣紧贴在身上,更是勾勒出瘦削的身形,虞南摘下防护眼镜,一双桃花眼冷冷的扫视过来,戴着口罩的脸看起来极其的富有神秘感,让人忍不住的去挖掘、去探索那背后的面容。

见楚时煦还规规矩矩的被绑在床柱上,虞南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竟然没逃跑。”

楚时煦以为虞南出门是打算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毕竟这片区域已经属于首都的下城区,这条便宜的、肮脏的街道很少有人经过——然而他没有想到,虞南回来了,甚至还拿回来了一袋蔬菜,在厨房里研究了一下电燃气后,就开始做饭。

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发展的蛮高了,至少虞南发现这个燃气造竟然需要屋主的身份识别才能启动。

安允南的身份信息就显示在了燃气灶的液晶屏上,租住时间达到了惊人的四年。

虞南不会做饭,只好将就着随便炒了点儿菜,随后在冰箱里拿出了唯一的一包挂面,煮熟后用菜随便一拌,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就做好了。

原身已经快三天没吃饭了,虞南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在防备楚时煦偷袭时就因为剧烈运动却饿着肚子,胃部一阵一阵的发疼,现在终于有东西吃,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见卧室里的主角还浑身湿透的望着这边,又凶又俊的脸上满是警惕和仇恨,但目光又不免多次放在他碗里的面条上,虞南嗤笑一声,将剩下的菜和面也给楚时煦拌了一碗。

他把饭放到楚时煦的面前,但是对方却没有动的意思,反而冷冷的看着他。

“我忘了,你手被绑着,没法吃饭。”虞南露出一个理解的表情,随即拿了个凳子支在他面前,将碗放在了上面。

“那你就直接埋头吸溜吧,我可不会喂你吃饭。”

虞南罕见的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随后转身去吃自己的饭,并没有管身后楚时煦脸上阴沉的表情。

他肯定是不会吃的,就算吃,也不会用低头啃碗——那么侮辱人的方式吃。

只有被养殖的动物才会被人定时定点的在槽里投喂食物,然后它们再把头埋进饭食里,不顾形象的开怀大吃。

虞南很明显在讥讽他现在的处境,而楚时煦也很痛快的没有低头,只是冷冷的盯着客厅里的虞南,想看他还能弄多少花招出来。

他承认对方确实长得不错,所以因为害怕整出一个亲吻他的‘美人计’也属正常。虽然异想天开了点儿,但也算是在楚时煦的理解范围。

但是接下来虞南的举动就让他很难理解了——他在吃完饭后正常洗了碗,研究了一会那台破旧的老电视,甚至还怕楚时煦冷,给他翻出了一条毛毯,一副‘你别发烧死在我家’的神情,随后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一动不动。

没有报警、没有伤害、甚至没有更多的言语攻击。

面前凳子上的那碗面条已经彻底凉了,温腾的热气全部散去,只余下冰冷的陀感。

楚时煦双臂一动,捆住他的尼龙绳顺势皲裂,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他穿着不起眼的黑色外套,就是为了掩盖袖子里藏着的刀。

因为多年前家破人亡,父母双亡的心理阴影,楚时煦的失眠非常严重,而牢狱之中又有很多‘欺负新来的’潜性规则。四年前他刚进监狱时,费劲心思走私了一把刀在身上,每天晚上只有带着这刀才能安然入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反派肆无忌惮[快穿]》转载请注明来源:斋书阁zhai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