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坦边之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将闫的回忆逐渐结束,顿时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黑塔小人,能从她身上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杀意。

看来……怨念有点重呵……

“今天你必须给个交待……”

看着黑塔逐渐危险的眼神,将闫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

虽然每次遇到危险,神威总能救他一命,或者带他反杀。

但在这一瞬间,他却感觉无敌的神威似乎失效了。

心中的底牌瞬间没有了,感觉空落落的,非常没有安全感!

“额……你……认错人了……我是将闫。”

“认错人?你在搞笑吗?你当我认不出来你么?”

看着眼前迷的很的局面,姬子也是十分的懵圈。

但大概能七七八八的猜个大概。

好像黑塔女士……跟将闫关系似乎……很微妙的样子?

姬子只好在旁边默默不出声。

如果可以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姬子是很乐意给他们一个安静的空间的。

但是现在不能,作为姬子看上的两人,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实在不行还有星嘛,只不过感觉像是在赌就对了。

将闫“6”

星“6”

“别扯这些没用的,我现在只想要一个交待!那天你为什要走!?”

“胶带?什么胶带?”

眼看着将闫还在装傻,黑塔也是耐不住性子掏出大锤子要砸下来。

“蒋言,你必须说清楚!!!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以为我坐上这个位置是用来干嘛的?我在整个银河找你,你却和消失了一样!”

“额,我叫将闫……”

说完,将闫还回头看了星和姬子一眼,似乎在示意她们帮帮忙。

但他却看到的是姬子和星吃瓜吃的正香。

将闫“?”

见此,姬子也是上前说道。

“确实,黑塔女士,他确实是叫将闫的。”

一旁的星则是微微点点头。

黑塔顿时感觉到难以置信。

“不可能啊……他身上的气息我到现在还记得……”

“不对,那时候的他戴着面具……”

看着思考的黑塔,将闫则是心里感概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