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ton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习惯性在床头摸了一圈,没找到手机,这才清醒过来。

这不是他的房间,这是阮筝的客房。

可是阮筝不在,阮筝抱着的那只蠢兮兮的大眼熊也不在。

trenton皱着眉出门,客厅没有,厨房也没有,“阮筝?”

“阮筝!”

没有回应,trenton在玄关发现了自己的拖鞋,阮筝穿来的那双白色的雪地靴不见了。

昨夜他给阮筝的衣服好好挂在晾衣杆上,小方几上放着几张人民币,还有一张纸条。

“我先回学校了,衣服我洗好了,感谢你昨天的收留我,谢谢,有时间请你吃饭。”

纸下压着的,比昨天晚上阮筝给的要多,一共六百五十块。

trenton捏着钱的手收紧,眼神晦暗不明。

电话铃声还在不断响起,trenton去了卧室找到了手机,看了来电的地址,目光冷然。

“喂,是小升吧,我是你二姥爷。”

“你打错了。”

trenton面无表情挂了电话,顺手拉黑。

….

早上醒来时,冷不丁看到旁边多了张脸时,阮筝差点没叫出来。

好在她立刻想起来了,这是trenton。

trenton睡得不好,眉心紧紧皱着,阮筝轻手轻脚起床洗漱,收拾东西。

等了会儿,不见trenton要醒的意思,阮筝看了眼时间,八点半。

回去的车票时间是十点半,从这里坐地铁去车站的话,要一个半小时,阮筝又看了眼客房,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转念一想,阮筝也理解,他昨夜又喝酒又熬夜,起不来也很正常。

只是,阮筝叹了口气,她本来还想当面道谢的。

想了想,阮筝从包里取出最后的五十,同昨天晚上的六百摞在里一块,最后,给trenton留了字条。

要不要留个号码?

想到昨夜她的口出狂言,阮筝慢慢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应该也不会再有瓜葛。

算了,只是想了想,阮筝又在后面加了句,“出行注意安全。”

收拾好东西,最后看了眼客房,阮筝抱着大眼熊,轻手轻脚关上了门。

地铁上人不少,阮筝运气不错,在角落找到了位置。

离她不远,有个短头发的女生一直频频看她,最后忍不住过来搭话。

“你是不是抽中trenton微博门票的那个小姐姐呀?”

女生情绪激动,声音也大,惹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阮筝拉了拉卫衣,把小半张脸盖住,轻轻应了声。

短发女生立刻就笑了,“我就说,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我肯定不会看错的。”

阮筝往边上挪了挪,示意她,“你坐吧。”

“不用不用,你坐就好,我把包放着行吗?”

阮筝点头,又挪了挪,腾出个更大的位置来。

女生赶紧把包递过去放着,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我叫冉芊芊。”

“阮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爱谁谁:反派继母不干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