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中有人跑去传信了,很快,士兵带着一小队人马来到了巨人森这里。

玛丽和瑟琳作为最先见证者被留下问话,沈茯因为查看了那人的死状也被留了下来。

“哦?你说植物的气味?”大胡子士兵听到后,有点无趣的摆摆手,“你也说了小姐,他是从树上摔下来的,难免会混合着植物的味道。”

沈茯暗暗翻了个白眼,沟通不畅,算了。

只是离开的时候,她再次好心的提示了一句,希望可以把这个情况写在报告里。

“用不着你来教我!”大胡子瞪眼,气呼呼的说到。

“是是是,我的错。”不想再理论,沈茯拉着还在哭哭啼啼的玛丽和瑟琳回了古堡。

晚间小镇只在大路上点灯,其余地方都黑漆漆一片,古堡也是如此,最明亮的煤油灯只在重要的几个闸口摆放,其余都是用蜡烛灯,幽长的走廊漆黑又深邃,墙壁上挂着的蜡烛火苗摇曳,荧荧的火光照的人心头微紧。

“快回去休息吧。”沈茯朝两个小姑娘微微一笑,“明天就好了,别怕,古堡里很安全。”

目送两人回房间,她才转身离去,现在要服侍国王陛下,她的房间早被调整到了距离陛下不远的地方。

在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一双大手握紧了她的胳膊,沈茯浑身紧绷,抬手就要打过去,在看到那张有些熟悉的脸的时候,硬生生的收住了拳头。

下一秒,她的拳头就落入了男人的掌心,被摩挲了一下。

沈茯:?

“小茯。”男人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太久没见到你了,你怎么不来找我?”

沈茯傻了,妈妈,她出息了,这可是王子啊!

她该怎么办,他们是这种关系吗??

和小王子长相有七分相似的男人分明大了一版,高大的身材能将沈茯整个笼罩住,他神情温柔又悲伤,眼睛里写满了质问。

之所以说玛丽天真是因为她根本看不多王室里面的波涛汹涌,据沈茯所知,老国王的四个孩子分别属于两位妃子,男人贪慕权力,并不立后。

大王子和三公主是大王妃的孩子,二王子和小王子是二王妃的孩子,所以沈茯看到眼前人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二王子。

原本,大王子享有第一顺位继承权,但奈何二王妃善于交际,帮着老国王争得了一些好处,所以地位更加稳固了,隐隐有超过大王妃的迹象。

两个王子属于子凭母贵,近些年二王子都是按照和大王子一样的继承人标准来培养的。

老大年龄不小了,性格又直率,比起治国理政,他更喜欢四处征战,常年不在古堡内,二王子便会代替他出席各类仪式,于是风国的子民中渐渐传出了二王子要继承王位的流言。

老国王不是没听到这样的话,他并不制止这些流言,反而是要坐实这言论似的,对二王子尽心培养。

远在西北夹坲里地区的大王子听到线报后脸色十分难看,他想直接回古堡去找父王问个明白,但是却被副手拦下了。

金发黑皮的男人穿着一身铠甲,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却神色凝重的劝阻道,“殿下,您现在回去只会被那些公爵贵族们指责,还会上书告状说您玩忽职守,没能将异人族收复。”

“但……”

“如果您完成了任务,带着功绩回去,既能让国王陛下高看您,也能堵住他人之口。”

大王子是直肠子,虽然做事情有些莽撞,但是他听得进去劝,也知道好赖,所以听副手说完,他便坐了下来,“洛克,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应该先完成远征任务,到时候父王会开心的。”

金发男人舒了口气,可算拦住了,不然这回去就是修罗场。

猎豹睁眼的时候,一柄银枪直冲他天灵盖,吓得他一骨碌爬起来徒手捏断了那异人的脖子,这一幕撞进了大王子殿下的眼里,他立马得到了重用。

在军营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猎豹一边打听自己的队友一边寻找破局的钥匙,最终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让大王子立功,保证他回王都能够顺利继位。

他不知道沈茯在哪里,也没有找到新队友温哲的影子,孤军奋战在这破边陲雪地杀异人,日子实在有些难熬。

大王子的脾气有些耿直,老国王让他缓和关系再收复,他就这么服从了,虽然潜意识里并不认可他父王的想法,但总归是更敬重老国王的判断。

猎豹看出了这一点,觉得他品性尚佳,所以比起那个传闻中温文尔雅像个完美先生一样的二殿下,他更倾向于拥护这位殿下登基。

而且,作为拥有绝佳感知力的三区冠军候选人,猎豹有种预感,沈茯应该就在二王子的身边。

**

此时此刻,沈茯傻着一张脸被金闪闪的殿下拉进了古堡的密道。

二王子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的温柔和蔼,甚至有些温柔的过头了!

他轻轻揽住眼前的女人,另一手想要去摸她的脸颊,“小茯,你去父王身边了是吗?”

沈茯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挣脱了男人的手臂向下一个滑跪,低下头说,“殿下,我被小王子殿下安排去了陛下身边服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入侵浪潮》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