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汛》转载请注明来源:斋书阁zhaishuxs.com

“喵!”

小芙的爪子很不客气地挥上了游昭的手臂,原本嗲嗲的声音也带上了不满。

“抱歉。”游昭顾不得自己手上的红痕,忙和小芙道歉,“我不是故意弄痛你的。”

小芙非但没搭理他的道歉,还蹬了他一脚,跳上桌子蹭上了对面奚雪的胳膊寻求安慰。

落地窗外树影重重叠叠,如同明灭的烛火闪烁在她的侧脸。

她垂眼,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猫猫的头,瞬间夏日倒退,回到初春的那一天。

游昭盯得失神,手心里不小心薅下的猫毛随摇摆扇叶送来的风,去往不知名角落。

“小猫咪可听不懂道歉。”

奚雪抱起猫,走向最近的柜台,推开玻璃的柜门,琳琅满目的猫罐头挤满了展柜,要不是有奚雪克制着小芙恨不得把整个猫头都塞进去。

“要道歉的话…”奚雪从中取出了一个罐头,关上柜门,小芙的目光还依依不舍地望着玻璃橱窗,直到奚雪拨弄了下罐头的拉环,金属碰撞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小芙所有的注意力,“还是罐头更管用。”

猫罐头划破空间,在游昭抬手的那一刻停止。

不等奚雪放手,墙头草小芙就已经直奔游昭身边冰释前嫌地买起萌来。

“真管用。”如愿重获小芙青睐的游昭的全部目光却放了在正看着猫的奚雪身上。

“那当然。”面对店里的猫猫狗狗,奚雪总有种松弛的自信和平常不易流露的骄傲。

“对了。”她忽地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他,“你还没有说我算不算答对了。”

蓬勃茂盛的绿在她身后铺陈开来,鬓角的碎发悠转,那双总是平静无波的眸子里映着他模糊的影子,局促的样子。

“嗯。”他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低头继续摆弄着猫,显得有些故意的心不在焉。

“所以是答对还是答错?”根本没听清的她仍追问个没完,又在他侧面空位落了座,迫切地想要得到最后的结果。

“恭喜你。”椅子陡然前移,凳脚摩擦地板发出粗粝的声响,游昭一手控住了出来的方向,对上奚雪的目光,笑得灿烂,“答对了。”

洒水车播放着音乐从店外的街道路过,水珠从叶尖滴落,湿漉漉的像下了一场经久不衰的雨。

轻微到枝叶摇晃的声音都清晰。

奚雪满意地记下一笔,“果然就是忘记同意你好友了。”

游昭顿了一秒。

原来是歪打正着。

突然郁闷的心情就和此时天上扑腾着翅膀怎么也飞不高的鸟雀一样。

店里猫狗不再睡懒觉,齐齐往角落还有人的身边靠。

突然惊雷落下,窗外的乌云也沉沉盖了下来。

谁也没看天气预报,谁也不知道会有一场突然的暴雨。

大家都习惯了夏天的晴和稀少的雨。

“这天气见鬼了?”老板娘匆匆跑了出来,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解。

眼见屋外风云突变,奚雪忙推开门去抢救门口摆着的立牌。

风将她的衣服吹得鼓鼓的,洒水车的音乐还未远去。

掉落的树枝突然砸下来。

“小心。”动作比开口更快。

手腕忽然被人拽住,向着未知的方向倒进了他手臂圈起的安全区。

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呼啸着要卷起天地的一切,落叶绕着他们纷纷扬扬,谋算着一场浪漫至极的出逃。

“谢谢。”奚雪站稳的第一时间就避开了他的接触,仿佛只当他是公交车的座椅靠背,地铁上的扶杆以及无助时候可以暂时靠一靠的电线杆子。

“哎呦~”老板娘打趣准时响起,还不等奚雪放下牌子,她就凑到了跟前,压低声音赞叹,“刚刚那幕很赏心悦目哦~”

“姐姐你还是少看点偶像剧吧。”奚雪干脆把牌子塞进了她手里,摇头叹了口气,又自顾自去收拾店里其他的事了。

以前这种玩笑老板娘也没少开过。早习惯了。

“我说实话诶!那……”身后铃铛声响起,游昭正开门进来,老板娘有再多的话也只能戛然而止,她还没有自来熟到能起哄一个不熟悉的帅哥。

突然暂停的尴尬让游昭有些许的无所适从,内心有所察觉,那个未经继续的话题必然是与自己有关。

明明只有三个人的店铺却好像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今天这场雨好像会持续一阵子。”沉默终于被打断,奚雪刚看了天气预报,她拿着包纸巾向门口的方向走来。

站在门边的游昭没有任何怀疑地伸手要接。

仅仅只差两步,奚雪停了下来,侧过身蹲在了立牌前,抽出纸认真地擦拭着沾上的灰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锦鲤不欧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