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只是个病人,别叫我天灾》最新章节。

“姐,你没事吧?”

雾气笼罩,江恒立刻开口询问,可耳边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就连原本不停歇的咳嗽,此刻也消失不见。

恐慌瞬间笼罩在江恒心头,虽然江久久只是这具身体的姐姐,但拥有前身的记忆,江恒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亲姐。

雾气降临,他没想到江久久这么快就会出事。

顺着记忆里的路线,江恒摸索着来到床边,他的手微微颤抖,朝着床上摸去。

冰冷的床板上空无一人,江恒愣了一下,两只手同时摸上床,前一秒还在床上的江久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姐?”

江恒立刻大喊,同时弯下腰,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四周摸索。

可将整个屋子都摸了个遍,他也没找到半点踪迹。

“这就是一千天的灾难吗?”

江恒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如果雾气可以吞噬生命,那他怎么可能靠运气活下来。

一股无尽的寒冷涌入他的体内,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在此刻散发出寒气。

也许几分钟,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啊!怪物!怪物!”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

已经准备等待死亡的江恒眼中微微颤动。

雾气并没有直接吞噬人类,虽然不明白江久久是怎么消失的,但屋外的惨叫证明了下城区的别人都还在。

可就在刚才放弃希望的几秒钟,江恒的身体就已经像是结冰了一样,他现在想要起身,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硬生生的揉搓开。

“该死的霓虹界,这滋味还真不好受。”江恒用了许久,才让四肢做到勉强可以移动。

依靠着墙壁,他缓缓拿起一旁的刀。

雾气虽然遮住了他的视线,但无法遮挡声音。

街道上此起彼伏的惨叫一个接着一个,怪物的咆哮声也变的越来越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的数量似乎也在变的越来越多。

此刻出去完全就是活靶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就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人能保证能在垃圾堆里畅通无阻。

躲在墙边,江恒小心翼翼的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街道上的怪物有什么能力他根本不清楚,与其出去和对方硬碰硬,不如躲在房间里以不变应万变。

当然,如果怪物不进入他的屋子,他也不用这么担心。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耳边,像是有什么蠕动的躯体在地面爬行一样,将门外的木棍撞断,摩擦着地面进了屋子。

江恒屏住呼吸,他此刻就蹲在墙边,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只怪物的模样。

黑铜色的麟片包裹全身,粗壮的身体宛如巨**一般,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江恒并没有听到对方吐信子的声音。

怪物在屋里不断盘旋,用躯体撞击着屋子里的东西,它似乎在以此来区分物体和人类。

江恒躲在墙边,握着刀死死盯着怪物的身子,只要对方朝着自己冲过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斋书阁】地址:zhai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