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茗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斋书阁zhai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就在木择还在思考着自己刚才那感觉到的,一时间难以从脑子里对应到具体的柔软触感时,他的注意力先一步被别的什么东西所吸引。

漆黑的长发散落而下,在地面上铺陈开来。

木择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有一撮头发落在他的脸上有些痒,同时那人的力道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将他推倒在地,

木择完全没有动作,呆呆的看着对方,仿佛失去了最为基本的反应能力。

“怎么?你居然完全没有反抗吗?”歪头看着那被自己按住的家伙,祭岚的脸上带着很明显的怀疑和不解,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没有反抗。要是换了其他人来,这家伙这个反应岂不是早就被杀了。

他可不信对方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体能有多烂,他再清楚不过。

这么想着,祭岚很怀疑这人是不是打着一些其他的坏主意,手中的魔杖更往前抵了抵。

木棍戳在对方的脖颈上,木择却没有露出任何不舒服的表情,他只是长大了嘴巴,像是发现了什么震惊的事情一样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变成猫了,不对!为什么猫变成你了!啊啊啊!到底什么情况?!”

木择的知识储备都在告诉他,人是没有办法变成动物的,哪怕是兽人也是没有办法的。

现在已知的魔法中只有少量可以拟态的,可那些和真实的动物依旧又着很大的区别。

所以,为什么祭岚变成了猫?

不对,是猫变成了祭岚。

脑子一下子变成了浆糊,木择的大脑里还在循环着这个奇怪的问题,一时间总觉得自己的脑子转动的速度都变慢了。

“你是在故意装傻吗?”见对方这个反应,祭岚都气笑了,他不经意的用手背蹭了下自己的唇角,脸上的表情变得更难看了些。

当时他还在走神的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结果这家伙居然就做了这么离谱的事情。

要说木择像以前那样跟个傻狗一样啃猫头的话那他还能够保持平静,可现在这家伙居然、居然!想到这人居然不要脸的和猫咪亲亲,祭岚就特别想要把这家伙给狠狠的揍一顿。

就算是猫也是有猫权的!不准随便和小猫咪亲亲!

“啊?我没有啊!而且我怎么可能和你打起来啊,肉搏的话你肯定赢不了,可你要是用魔法的话我又赢不了你,当然是选择躺平不动啦。”木择的话理所当然,仿佛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这话让祭岚一下子想起了不久前这家伙说,因为是祭岚在询问,所以他会把所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这话,他当初听了很是感动,甚至对自己之前的怀疑而感到了愧疚。对方那么真诚,自己还怀疑对方实在是不应该。

但此刻,他只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这家伙隐藏的东西可半点都不少!

他就算说了实话,也是那种隐瞒了最关键的线索,说出的不完全的坦诚。

“木择,你是把我当成白痴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你和最近造成了那些骚乱的家伙究竟有什么关系!”手指抓紧了自己手中的魔杖,祭岚不想和对方争执,但对他来说相熟之人的背叛更让他觉得无法忍受。

祭岚感觉自己的眼眶中似乎有水雾在凝聚,一种被信任之人背叛,一种自己曾经的认知崩裂的情绪在胸腔中蔓延。

痛苦和愤恨交织,编织成了一张蛛网,将他彻底的笼罩。

“啊?啊!不是!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他又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矫情了,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我给你一个死缓的机会,如果你不能说服我,那我就直接把你压送到监狱!”

“是是!”举起双手做出一副自己不会反抗的模样,木择的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嘿嘿,我就知道祭岚最好了。”

听着对方那不知道是撒娇还是其他的话语,祭岚的耳朵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心中的恼怒更甚。

你这家伙,以为这么哄我有用吗?!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这么想着,祭岚的脸颊也微微鼓起,似乎是在生气。

就在祭岚等着对方回答的时候,木择的视线倒是先被他吸引了。

那在黑发之上正一下又一下晃动的耳朵,耳朵尖还带着些细长的绒毛,对方的情绪似乎很是激动,耳朵的反应直接出卖了对方的心情,更别说,在对方身后正在晃动着的尾巴了。

简直不要更好懂。

这和对方那只是微微鼓起脸颊但依旧板着一张脸保持冷漠相比,更能够反映出对方的心情。

木择的视线忍不住的往对方的头上撇,特别想要伸手去戳一戳这人的耳朵,嗯,不知道往他的耳朵里吹起,会是一个什么反应,一定很有趣。

“说起来,你怎么从猫变成人的啊?而且斗篷下面……”视线的余光看到了对方那从斗篷之下伸出的腿,木择试探的想要询问一句,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下子应激了的祭岚直接起身踩了一脚。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唔,可是你刚才还让我解释些什么的来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