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噗嗤。”

周明烟想笑,但硬生生忍住了。

她也是刚看见姜星的成果,她也没想到眼前是一片如此生机勃勃的景象。家里跟欢迎联邦高官似地,摆得密密麻麻全是薄荷盆栽,桌上摆的是薄荷甜点和饮品,就连灯上都垂下薄荷叶形状的装饰,全息电视的屏保也变成薄荷。

但这都比不过陆寻烬好笑,因为他戴了一个半脸面罩。

半透明的涂层后是纳米过滤网,能最大限度净化他吸入的空气。

这个人,他还真猜到了周明烟之后想做什么,甚至也出手防了。但陆寻烬估计没想到周明烟能做得这么绝,摆得客厅里都绿油油的,直接把“快点腿软”写在了脸上。

周明烟眼睁睁地看着他面罩上水汽变浓,出现的频率变高,看样子是气得呼吸都加重了。然后陆寻烬盯着她,冷冷地指了指自己的腰。

她愣了一下,低头一看,腰带上还特么挂着副兔子耳朵。

“玩得挺开心啊。”陆寻烬似笑非笑。

“哎,哪里哪里!”周明烟做了个请的手势,啪地一下就把耳朵拍飞了,“来,陆上将——”

她不甘心让陆寻烬就这么躲过去,想把他拉进客厅里好好找找机会。陆寻烬却举起手中的公文包,示意她暂停。周明烟兴致盎然地看着他打开包,掏出一张光卡。

“这是你当年阻击星球堡垒理应获得的第一笔奖金,一共二百七十万星元。”他说,“你的事处理流程太长,这笔钱由我个人垫付。”

周明烟笑眯眯:“这怎么好意思。”

陆寻烬没理她,又抓出一只盒子。包装很严实,但看盒子上的文字和图片,那很明显是一条崭新的双扣临时安全带。

“这是昨天我弄坏的临时安全带,还你条新的。”

都垫付奖金了,还额外赔她条安全带。那东西也不便宜的,周明烟甚至开始觉得他这一板一眼的样子有点可爱了:“陆上将是讲究人,我佩服。”

陆寻烬于是从文件袋里掏出最后一样东西。是张薄薄的纸。

“这是你昨天高空抛物以及危险驾驶的罚单。请你记得按时缴纳罚金。”

周明烟笑容逐渐消失:“……多少钱?”

“危险驾驶五百星元。高空抛物时车子进入超音速,情况恶劣,罚款十万元,禁驾三十天。”

“啥?!”

看着周明烟僵硬的表情。上将凌厉的双眼都变柔和了些,估计是在面罩后笑了笑。

“既然东西你已经亲自收到,我就不进去坐了。”他说,“要是愿意,周教官可以现在跟我提前去看看训练场地。”

“陆上将您现在就走吗?”姜星从后面大呼小叫地跑过来,手里还端着两杯绿盈盈的饮料,“要不要喝点东西——啊啊啊啊!!”

擦肩而过的瞬间,周明烟直接伸腿绊了她。

姜星始料未及,杯子脱手,人在跌出去前一秒被周明烟捞住。身高逼近一米八的女人护住她轻而易举,但那两个杯子里的东西全泼了出去。

陆寻烬脚下一堆碎玻璃,湿得最狠的是袖子和手。反应倒是快,直接用手挡了,可惜饮料这东西,用什么挡就脏什么。他都被周明烟这一手搞愣了,抬头看过去,姜星先惊慌失措地开始道歉:

“陆上将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摔了……”

周明烟啧了一声:“是我绊的你,你对不起什么。陆上将,衣服挺重要吧?跟我进去处理一下。”

陆寻烬低头看了眼衣袖。应该说,好在他没现在就穿遴选仪式要用的军礼服。

“不敢,就借盥洗室洗个手吧。”他忍不住嘲讽了一句,“跟你进去处理,我怕我死在里面。”

“您看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领您去。”

“你在这等着。等我出来,你跟我去训练基地。”陆寻烬说,“都禁驾了,出行估计不会方便。”

周明烟对着他的背影嚷:“老子有司机!”

嚷完了,低头给姜星发了个小表情:

“[香皂][香皂]?”

姜星:“[点头][点头]”

上将对此一无所知。

准确来说,如果陆寻烬在用盥洗室的洗手皂时能感觉到那股清凉,就会知道那块雪白的方皂也是薄荷的。然而手部皮肤的感知早就被洒上的薄荷饮料干扰,他走出盥洗室的时候仍然没发觉异常。

“走,周明烟。”

周明烟跟在陆寻烬身后,偷偷抓过边柜上准备好的薄荷香水。下一秒陆寻烬就回头。扫了她一眼,把香水拽走放了回去。

她浑不在意,转脸对一边的姜星挤了挤眼睛。

陆寻烬的车就停在不远处,果然是老土的非音速。有个姓安的助理做司机。周明烟在后座坐下,陆寻烬拉开门坐了副驾。这刻意为之的距离让她很想说点儿什么,结果陆寻烬居然还递过来一条抑制带:

“戴上。”

“你这人规矩怎么这么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斋书阁【zhai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你在搞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